重慶南川有個“最難辦事科室”評選
2020-11-18 10:53
來源: 工人日報

重慶南川有個“最難辦事科室”評選

人工智能朗讀:

用幹部的“緊張指數”換取當地的“發展指數”、羣眾的“滿意指數”和政府的“信任指數”——

重慶南川有個“最難辦事科室”評選

閲讀提示

如何提高基層相關部門服務意識,解決“門難進、臉難看、事難辦”等頑疾?重慶市南川區從制度入手,開展了“最難辦事科室羣眾評”活動,以具有行政審批和行政服務職能的近100個科室作為評議對象,每季度評出10個最難辦事科室。該評議共設置了“冷、懶、推、亂、貪”5項指標。其中每一項都進行具體化,辦事企業和羣眾容易“對號入座”。

“如坐鍼氈、寢食難安,恨不得有個地縫鑽進去。”曾經兩次“上榜”,位列第一和第四,重慶南川區規劃和自然資源局不動產登記中心主任吳小琴對記者説,想起當時的評議結果,還心有餘悸。

這種壓力來自“最難辦事科室羣眾評”前所未有的強度。如何提高基層相關部門服務意識,解決“門難進、臉難看、事難辦”等頑疾?南川區從制度出發,於2014年開展了“最難辦事科室羣眾評”活動,以具有行政審批和行政服務職能的近100個科室作為評議對象,每季度評出10個最難辦事科室。

據瞭解,該評議共設置了“冷、懶、推、亂、貪”5項指標。其中每一項都進行具體化,辦事企業和羣眾容易“對號入座”。比如“冷”就是指對羣眾感情冷漠,不能站在羣眾的立場想問題辦事情,無視羣眾疾苦,不想羣眾所想、急羣眾所急等問題。

截至2020年10月底,該活動已持續評議16次,談話提醒分管領導137人次、約談科室負責人42人次、免職4人,多名擬提拔幹部暫緩提拔。

居安思危,評議要走羣眾路線

隨着全面從嚴治黨的深入推進,一些幹部以“不作為”求“不犯錯”,出現了“玻璃門”“彈簧門”“旋轉門”等行政不作為情形,嚴重影響營商環境。

“前幾年,南川的發展遇到階段性困難。我們調研發現,不得不説,有一部分幹部是不在狀態的。箭在弦上不得不發——被逼出來的最難辦事科室羣眾評,在‘差評’的倒逼之下,差生很可能成為優等生。”重慶市副市長、原南川區委書記李明清説。

據瞭解,這種困難存在於兩方面。一方面外有追兵。南川區是國務院確定的第三批資源枯竭城市,對外有着服務不到位、效率上不去、百姓不滿意、營商環境不佳等難題。另一方面內有“懶鬼”。李明清坦言,當時的南川區部分幹部存在不會幹、不想幹、不去幹、不敢幹、不實幹五大問題。

經過調查發現,作風問題是表象,其根源是權力的缺位、錯位、越位,尤其是部分單位的科室,看似權力不大,實則是權力的最終執行者,是服務羣眾的“最後一公里”,特別需要從嚴從實對其監督制約。

意識到問題後的南川區高度重視羣眾路線對作風建設的作用,開展了推進行政審批“兩集中兩到位”改革等六個專項行動。“其中一個非常重要的抓手,就是開展‘最難辦事科室羣眾評’活動。”南川區區長張興益介紹説,羣眾參與評議主要是通過兩種方式,一種是羣眾作為服務對象、市場主體業主等利益關係羣體組成定向評議名單庫,向其中1000人發放郵寄評議表進行定向評議。另外一種是通過《南川日報》和“陽光重慶網”發佈評議表,開展抽樣評議。

此外,如果參評科室幹部職工因吃拿卡要等違規違紀問題被羣眾舉報,經查實的不僅會受到紀律處分,還會直接評為“最難辦事科室羣眾評”第一名。評議的對象從行政系統內部走出去,人民羣眾成為基層部門科室的“閲卷人”,大大提高了南川區的行政服務滿意度。

負重致遠,“上榜”讓科室壓力山大

“上榜”科室感到壓力巨大,沒“上榜”科室同樣“坐不住”。“評議就像一把劍一直懸在頭上,大家不敢有一點懈怠,稍不注意,就會‘榜上有名’。”原區工商局企業註冊科科長周萍説。

除此以外,評議結果的問責也是真刀實槍,不走形式,直接與科室幹部職工“面子”“帽子”“票子”掛鈎。“丟面子”,評議結果不僅向全區各級各部門通報,評議前10科室位次及主要問題在《南川日報》公示曝光;“丟帽子”,除了相關領導約談外,科室主要負責人3個月內不得提拔重用,連續兩次評議位列前3的,免去科室負責人職務,連續3次的,免去分管領導職務;“丟票子”,即評議結果納入領導班子和領導幹部年度綜合考核,考核結果直接與年終績效獎掛鈎。

2015年,南川區民政局殯儀館兩次評議均進入“最難辦事科室羣眾評”前10位,殯儀館負責人被約談。

“基礎設施建設不完善,人員素質參差不齊,導致供需矛盾突出、壓力也大。但冷靜分析工作中確實存在一些履職和服務不到位的問題。”區民政局殯儀館有關負責人説,他們科室經歷兩次評議,在持續推進整改的過程中,先後採取了新增“一站式”服務平台,優化服務流程、規範收費價格、公示職能職責,安裝呼叫器、設置意見箱,整治髒亂差等舉措,最終贏得羣眾理解、信任和認可,摘掉了“最難辦事科室”帽子。

知錯就改,“最差”變“最優”

“活動牽一髮動全身,確實倒逼了機關和幹部改進作風。”曾甩掉“最難辦事科室”帽子的區人力社保局城鄉居民養老保險科科長劉高勇説:“以前,一個季度評一次,服務稍有不到位,民意就會反彈。現在是天天如履薄冰,為羣眾服務儘可能熱情周到,才能避免再次‘榜上有名’。”

曾經,南川區教委基礎教育科被評為“最難辦事科室”第7名,“怎麼讓羣眾滿意”成為該科室每天思考的大難題。科室從改善窗口形象入手,熱情接待羣眾來訪。科長主動對外公佈電話,24小時提供政策諮詢,最多一天接了53個電話,最晚的一個電話是凌晨1點。

“最難辦事科室羣眾評”在行政系統自我監督的模式下,主動引入外部評價機制,請服務對象和羣眾“打分”,變“關門評”為“開門評”。實踐證明,評估主體與評估對象的利益關係越直接,評估結果所反映的客觀事實就越真實。

除了給壓力,“最難辦事科室羣眾評”還注重評議整改。評議結束後,相關部門會組建暗訪督查組,採取模擬辦事、隱蔽拍攝、電話諮詢、走訪羣眾等方式,對被評議科室和評議前10科室報送的問題整改情況進行暗訪督查,確保問題得到全面徹底的整改。

南川區委書記丁中平表示,依法行政是法治政府的內在要求,人民滿意是政府治理的根本,要用幹部的“緊張指數”換取南川的“發展指數”、羣眾的“滿意指數”和政府的“信任指數”。

據瞭解,去年,南川區政務服務大廳榮獲全國優秀政務大廳“服務優化獎”,全區營商環境考核排名全市第3位。今年,南川區“‘最難辦事科室羣眾評’行政權力監督機制”榮獲首批全國法治政府建設示範項目命名。

[編輯:黃春才]